一个修仙的人

我是杂食
取关随意?反正我不会生气

我想画一个场面
狐白跪在刘邦病榻前
一边是离去的爱人
一边透过爱人看到了逝去的青丘
"为什么要离开我。"
"我已经经不起离别了啊"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