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修仙的人

我是杂食
取关随意?反正我不会生气

【白邦】《两个神君》


第一章 落地的神君不如道士
万事兴和的一个暖春,梧桐遍生的凤凰岛诞生了这几万年一来唯一一只凤凰。
那凤凰诞生瞬间,以岛为中心展延万里皆是祥云,亦有金凤扶摇而上,凤鸣九九八十一天不绝。
凤族举族上下可都高兴坏了。
不仅因为这只小凤凰是这几万年来诞生的唯一一只凤凰,而且这小凤凰还是他们凤族皇室所出,血统高贵,虽然新生的小主子不是什么五彩斑斓的祥瑞彩凤,可一身是白也正好,说明他血统纯净,不用担心有什么从母胎带下来的隐患,不像彩毛凤凰总有一些遗传问题。
总之,他们这一辈老的都快羽化了,稍年轻的,也不见有要生下一代的迹象,可以说这新生的小凤君是他们族的未来了!
整个凤凰族的期望几乎全压在了这个小凤君身上。
这新生的小凤君自然也没有辜负全族对他的期望。
小凤君是个天才苗苗,又肯吃苦,从不仗着出身好就娇气,不过百年便仙法大成,也造成了因为法力提升的快的缘故,灵海拓宽,继而提早成年,没到规定年岁成年,该退位的神仙也都没到退位的年龄,眼瞧着这天界就没个适合这位凤君的职位了,人家又是凤族直系小殿下,天族也不好轻慢,这让天君稍稍头疼了几天后,突然想起了那个被贬凡间的北方帝君,诶,虽然人家被贬了,但毕竟曾是个神君,也难保突发什么意外比如突然觉醒起个风浪不是,这正缺个人看着啊,于是当下一拍桌案,任命书一写,就决定派这小凤君去了。

小凤君成年不久,性格尚未成型,很是随性,对这庄明显是糊弄差事毫无异议,欣然领命就前往了,其中自然也是夹着了几分小凤君自己的私心:一是这想看看人间何景,二就是想知道那敢反天的天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狂人了。
---
凤仙奉旨下凡去看看那忤逆天尊、狂傲一方的神君劫得如何凄惨却从没想到自己会看到眼前这般风景。
脸上还粘着新鲜泥土的紫发少年瘩里瘩气地岔开腿坐村口,嘴里还衔着一截长长的柳枝,看上面叶子还能翘,该是刚折下来不久,见他突然现身也不慌张,更没有诚惶诚恐跪下来三叩九拜,而是一副大爷的样子朝他摆摆手,像极了个帝王:"你就是村老头说的驱妖的道士?诶,跟爷爷来吧。"
虽然他也不是故意降落他面前的,不过如此处变不惊,该说不愧曾为神君吗。
凤仙看着少年心里暗自惊讶。
而且这神君看上去不像是历了什么劫难的罪人,倒像是个游历人间的散仙,神色三分倦怠身形七分慵懒,悠哉得很,天界传的的贬下凡受罪原来这等轻松?和他所听闻的要经历多方苦难似乎不同。
想法在脑中转了一圈停顿,面上仍是维持一幅平淡的样子,摇了摇头,凤君还是决定先回复少年的话:"……我不是什么道士。"
是神仙。
这后面的话凤君还没说出来就顿住了,因为他看见少年的脸垮了下来。

评论(2)

热度(32)